大同市白马城经济总公司

设为大同市白马城经济总公司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联系电话:010-63908231
总部经济中国网
答记者问:中国的产业园区需要跨入总部经济时代
  

 

【中关村记者专访录】

 

张鹏说:中国90%以上的产业园区其实是不及格的,虽然现在看来是盈利的,但命运却是短暂的。“百年老店”能活一百年,人的一生最多能活一百二十年,你的园区产业却活不到二十年,中小企业活不过十年,所谓“百强企业”瞬息瓦解!剩下的时光,你这个老板怎么过?儿孙怎么过?下岗职工怎么过?这是造成我们国家产能过剩、产型落后、产业空心化、经济发展模式转型过程中的最大障碍。

 

中国产业园区需进入总部经济时代

 

 

查看原图 

 

 Zhang Peng: China Industrial Park Needs to Transition to the Era of Headquarters Economy

  “我觉得中国90%的产业园区是不及格的,虽然现在看来是盈利的,但命运是很短暂的。这就是造成我们产业空心化、经济发展模式转型过程中的障碍。”

大同市白马城经济总公司  I think 99% of China's industrial park is failing, now appears to be profitable, but fate is very short.

大同市白马城经济总公司  文 本刊记者 明星

大同市白马城经济总公司  目前,全国各地都在希望通过抓住未来经济发展的关键性产业,推动产业经济顺利转型升级。但与此同时,很多问题也开始暴露出来,园区产业同质化严重,发展模式抄袭成风,产业链层次大多处于中低端,最终造成招商引资和园区运营困难。

  为此,《(5.63,-0.10,-1.75%)》杂志专访了中国科学院中国发展战略学会经济战略委员会总部经济战略课题负责人张鹏。他详细论述了中国产业园区存在的问题和弊端。他提出,中国正处在一个承上启下、刚刚进入工业化产业园区,又面临着第五代园区刚刚来临、与国外处在同一起跑线上的高端智能园区的时代的节点上,我们应该做出自己的判断和选择。如何砍掉中国产业经济发展转型中的荆棘?各地要根据自己的文化历史资源特点,深挖特色,紧抓住创意、决策和指挥环节,建造具有当地优势的高端智能聚集园区,即总部经济园区,从而推动中国经济健康地、加速度地向前发展。

大同市白马城经济总公司  《中关村》:目前,中国产业园区发展的现状如何?存在哪些问题?未来产业园区发展的趋势是什么样的?

  张鹏:园区概念的实质就是聚合,即把产业聚合到一个空间上。人类的经济发展模式不断地在提升和转型,走过了五个阶段,实现了五次聚合。第一次聚合(第一个园区)是在几十万年甚至上百万年以前,人们抱团取暖,同类聚合到一起来抵抗其他生物和恶劣自然气候的侵害。第一次聚合又被称为生理园区或生理的聚合。由此,人类得以生存发展,这个时段走了上百万年。第二次聚合(第二个园区)是把劳动力分工出来,男人去打猎,女人去制皮袄、做饭、生孩子。劳动力的聚合加快了人们经济发展的速度。第二次聚合比第一次聚合的速度要快很多,据现在只有几万年。第三次聚合(第三个园区),人们不仅是在体力上分工,而且还在产品上做了分工,或者在市场上做了分工。同样是劳动力,他可以去渔猎、织布、造船、卖鱼、种庄稼等,把不同的产品和市场区分开来。这个园区到现在已经走了几千年。第四次聚合(第四个园区)就是你们称之为产业园区的概念,产业园区把一个产品例如钢铁分成产业链上的不同环节。从能源开始,挖煤,到冶炼,加工,压榨,钢铁制造等。一个一个的产业环节区分开,最后形成大规模的、跨国际的一种聚合。一个园区的成立不仅是一个国家,可能是若干个国家聚合在一起。这种园区我们称之为产业聚合的园区。这个时段有几百年。第四次聚合的速度超过了以前三次聚合的速度,但是到现在为止,第四次聚合已经是强弩之末,进入了尾声。第五次聚合(第五个园区)已经不同于前面四个园区,不是产业园区,是一种高端智能聚合的总部经济园区。任何一个产业分为低端、高端等不同层次。例如精钢研发,在钢里面加入锰、碳、稀土、陶瓷等元素。精钢研发是一种高端的层次,它对整个钢铁行业的决策,生产种类、价格制定、市场规范和标准制定等起到了决定性作用,我们称之为这个产业的创意、决策和指挥。任何产业链和产业结构当中,这三个部分都属于高端的部分。还有中端和低端部分,中端是落实具体的管理和执行,低端部分就是生产。我们所说的总部经济,就是高端部分的智能聚合。在中关村体现的就是一种总部在产业链高端部分的聚合的园区。

  第五次聚集,即高端智能聚集,到现在为止只有50年,但这50年超过了过去所有的发展速度,在加速度地前进。我们不能满足于产业园区的模式,应该高瞻远瞩,特别是有头脑的企业家、政府官员和学者,应该盯住高端智能聚集的园区。现在中国处在一个承上启下,刚刚进入工业化,但是只赶到了一个尾巴,又面临着第五代园区刚刚来临、与国外处在同一起跑线上的高端智能园区的时代的节点上,我们应该做出自己的判断和选择。

大同市白马城经济总公司  《中关村》:产业园区在规划和建造方面,与综合园区相比,有哪些不同?

  张鹏:中国的产业园区现在处于一种混沌状态,有混合的,也有单一的,有高端的,也有低端的。单一的产业园区在我看来会更好一点。综合产业园区应该从两个方面去理解,一种综合,举个简单的例子,皮鞋产业园区,园区把皮鞋的上下游各种相关联的产业环节综合到一起;另一种综合是混乱不堪的,做皮鞋的、做面条的、卖大饼的、做集装箱的,乱七八糟综合在一起,分不清楚。我崇尚的是第一种,以单一产业价值观为核心的,把一些和产业相关联的产业环节进行综合的园区,好过混乱不堪的综合园区。这个前提是在工业化时代,因为它更容易转型到总部经济时代。

大同市白马城经济总公司  《中关村》:在推动产业园区发展方面,有哪些比较好的创新开发模式?

  张鹏:硅谷,这是一个产业的高端聚集部分,它引领世界进入了信息时代。它富可敌国,在全球国家的经济力量排名里面,硅谷的财富量最初与排名第17位的国家相媲美,后来上升到第9位,现在到第7位。它聚集了IT行业的总部研发、决策还有与它相关联的风险投资、为产业进行服务外包的机构,以及由它派生出来的相关产业,很多都是从硅谷诞生的。它是全世界经济发展的一个样板,正是硅谷把我们引入了总部经济、智能化时代。好莱坞也是一种高端聚集,是在单一产业价值观(影视文化创意产业)上的高端聚集,很多演艺大师、美国1/3的风险投资机构都在那里,引领了全球的影视文化,把美国的文化价值观推广到全世界,给美国带来了可观的外汇收入,超过了航空航天的外汇营收。这也是一种典型的总部经济聚集模式。华尔街是金融产业的高端智能聚集园区,1点多平方公里,它的市值是全球最大的,很多国际资金都汇集到那里,成为一个金融产业的指挥部。与此相连的如伦敦的金融城、日本的东京新宿都属于金融的总部基地模式。美国的西雅图是高端装备制造业的高端部分聚合,尽管中国天津有它的制造基地,但是产业链的指挥、创意和决策环节都在西雅图,它引领了世界的航空工业向前发展。美国的凤凰城在人类的航空航天、激光导弹、核能物理等方面是一个领头羊。

  中国还有几个比较看好的园区,798是文化创意产业高端智能聚集的园区,还有中国宋庄等。它们的灵魂很伟大,但是都在生死线上挣扎。发展得比较好的还有义乌的小商品市场。它是单一产业价值观,生产家庭日用生活用品,在小商品里的高端智能人才大多数聚集在义乌。仅仅是一个纽扣的创意设计在全球都是领先的,这些商品将销售到全球各个角落。有很多决策和指挥人才也在那里,义乌是世界上小商品的集散地、创意、决策和指挥中心。它也面临着两种前途,这里我不做评论。中国宋庄是世界上最大的画家村,5000多个画家,不停地在那里进行创作。

大同市白马城经济总公司  除此之外,在中国,我还没有看到哪一个是符合单一产业高端智能聚集的总部经济园区。我觉得99%的园区是不及格的,虽然短期看是盈利的,但是赚钱的命运是很短暂的。这就是造成我们产业空心化、经济发展模式转型过程中的障碍。我们看到的更多的是一些粗制滥造,而与国际化的这种创意创新标准越拉越远,总是跟在别人后面。这是体制造成的。在改革开放之初,突然冒出几千家经济示范区,最后被中央砍掉了90%,最后剩了50个。原来的很多产业园区结局很悲惨,到处是茅草。这种状况大家还记忆犹新。现在有很多产业园区都变成了鬼城,建起来以后成为没有多大发展前途的产业园。它面临着建好以后就更新换代的产业局面。这都是由于大家过分推崇产业园区造成的。

  《中关村》:在您看来,如何解决各地产业园区发展的一个同质化的问题?

  张鹏:全国产业园区现在不仅是同质化,而且都在复制化,是竞相克隆的问题。举个例子,现在全国总部经济园区都在仿造丰台总部基地的楼盘建筑样式进行克隆,复制的风气非常严重,各行各业都是如此。(21.18,-0.45,-2.08%)被揭出有问题,一系列酒业都跨了。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我认为中华文化渊源雄厚,960万平方公里到处是黄金,没有必要克隆别人,都有自己的宝贝在自己的脚下,路不在别人那里。各地不妨把自己本地的文化历史资源做一个深入的调查,不要那么浮躁。每一个孩子都是可以造就成人才的,而不要只想着抱别人家的孩子,一味地跟风。中国景德镇自古是陶瓷之都,而现在世界最好的陶瓷在欧洲。中国丝绸的总部基地没有做起来,陶瓷的总部基地也没有做起来,享誉近代的南通的高精尖的机械工业的总部基地也没有做起来,都跑到西雅图、凤凰城去了。中国大多在仿造别人的知识产权。消灭同质化,就要发现自己,要有信心。

大同市白马城经济总公司  《中关村》:一个成熟的产业园区,应该具备的基本条件有哪些?

  张鹏:如果把成熟的产业园区认为是工业化的产业园区,我持否定态度,这种产业园区没有前途;如果把成熟的产业园区认为是第五次聚合时代的产业链高端智能聚集园区,即总部经济园区,我是支持的。产业链的高端智能聚集园区具备几个条件,首先是单一产业价值观。其次,眼光一定要盯住产业链的高端部分,实现产业链高端部分的创意、决策、指挥,人才和智能的聚合。再次,这种聚合不是发生在小范围内的,而是大规模的聚合。例如硅谷一半的人口是IT领域的专家,华尔街很多是金融专家等。第四,这种高端聚集的产业价值观不能停下来,一定要不断地集化和提升。这个过程是永无止境的,人类的寿命有多长,集化的过程就有多长。能做到这几点,产业发展就会符合人类发展的方向。

大同市白马城经济总公司  《中关村》:现在各地都在通过推动产业集群的发展来推动产业园区的成长,如何解决产业集群内不同企业之间的竞合关系?

大同市白马城经济总公司  张鹏:园区内的产业一定是单一的,单一产业价值观的聚集,产业环节之间、企业之间会产生一种互融共生的有机关系,而不纯粹是一种竞争关系。例如制鞋行业,相关联的产业环节,有10家生产鞋带,有20家生产皮革,它们之间是存在竞争关系,但这种竞争是一种互融共生的,由制鞋这个产业来承接它们,随着竞争越来越强烈,鞋带也会越做越好,皮革会越做越柔软。这种单一的产业和相关联的产业聚合,是一种良性竞争,它会推动皮鞋价值越来越高。这个单一产业园区生产的商品品牌在世界上会越来越好。

  行业和行业之间的竞争,最后永远会回到价格竞争的轨道。现在备受关注的电影票房争议,制作方和院线方为分成的问题争论不休。中国几大院线在联手抵御,几大电影公司在联手抗争。中国没有好莱坞,生产的电影作品,受众群很少,中国真正看电影的人不到5亿。大家都在价格上互相厮杀。电子商务也处在恶性竞争的过程中。无锡尚德太阳能硅片价格战也属于恶性竞争。中国所有的太阳能单晶硅、多晶硅硅片都是在低端环节上进行产业聚集。建一个太阳能产业园区,中国企业都在生产的太阳能的高端核心部分都在国外,中国只是把别人生产出来的东西组装做成玻璃砖,虽然在生产规模上世界第一,但都属于低端运作,竞争带来的本身总体的价值没有提升,所以是恶性竞争。如果是高端部分的聚集,就会不断研发出新的太阳能技术的产品,价值会越来越高,这样的竞争才是一种良性竞争。

  链接:

  张鹏,我国总部经济理论与实践的主要创始人之一。中国科学院(系统)中国发展战略学会经济战略委员会总部经济战略课题负责人;北京大学中国战略研究中心总部经济战略课题组负责人。

 

相关文章

热点新闻Top10

友情链接                                                                                          更多友情链接>>  申请>>

北京赛高都市环境照明规划设计有限公司 厦门通城建辉工贸有限公司 呼伦贝尔市泓驰汽车租赁有限公司 呼伦贝尔市泓驰汽车租赁有限公司 淮安锐能机械设备有限公司 南宁郑星电线电缆有限公司 中山市先声达机电设备有限公司 中山市东升镇裕脆水产贸易商行 佛山市顺德区伦教诚锐玻璃机械厂 长春衡纬光电有限公司 黄冈市文物局 邯郸市梵创贸易有限公司 大通八运驾驶员培训学校 西宁汽车摩托车驾驶员培训学校 厦门起翔进出口有限公司 深圳市环旅天下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 佛山市南海中信友兴模具有限公司 珠海市勇昊电子有限公司 酷视网络软件 上海瑞狐广告有限公司 北京黾勉斋工艺品商行 新都区南光康跃真空设备厂 滕州市官桥镇人民政府 珠海市和平拍卖有限公司 河北巨波科技有限公司 汇邦环保科技 直前号 上海福润家具有限公司 太原景腾达 佛山市南海区和顺大保发布厂 营口港物流网 青羊区向泰华技能培训服务部 郑州信德邦牧业科技有限公司 沈阳招聘 佛山计免之窗 深圳市中科智慧科技有限公司 江西禧圆动漫有限公司 广东唯杰律师事务所 深圳市龙腾高科电子有限公司 重庆澳达科技有限公司 ppnba直播吧飞飞CMS官网论道网洋创支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