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市白马城经济总公司

设为大同市白马城经济总公司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联系电话:010-63908231
总部经济中国网
新华网邀张鹏在北京峰会讲述产业园区如何转型
  

首都地位和产业园区的战略转型

 

在新华网组织的《产业园区峰会》上的演讲(片段)

 

 查看原图

 

           近日,新华总社的官网组织了一场《产业园区峰会》。

该会邀请了包括国家总部经济课题组、北京经济开发区等一些机构的知名人士聚集一堂,

就北京地区的产业园区发展问题以及今后的转型方向进行深入探讨。

以下是课题组负责人张鹏的发言概要。

 

张鹏  :       

    各位朋友好!

    我没有什么准备,有点仓促。对于这个题目,产业园区高峰论坛,我今天才知道。我是这样想,如果就这个话题来讲会很多,但是根据刚才各位领导们谈到的思路,我想把我的话题往“产业园区如何转型”这个问题上进行一个调整。本来我想谈首都问题,因为我们2003年参加了丰台总部基地最早的开发,我是创始和创建人之一。2004年北京市王岐山、刘淇、陆浩这些老一代领导人把“首都经济”的发展方向确定为“总部经济”,现在全国都在搞总部经济项目。但是我看到这个题目“产业园区峰会”以后发觉,需要对这个题目作一个调整。我想把重点放在:产业园区如何转型和提升的问题上来。

 

 

 

查看原图

 

 

 

大同市白马城经济总公司    我是这样看的,孙子有一句话不谋万世,不足以谋一时。不谋全局,不可谋一域。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我们要考虑一个园区的发展建设,不光是在自己园区本身去看园区。我们考虑北京市的发展,在北京市建立的园区或者你们是在福建、山东、广东或者是上海建立园区,仅仅是从自己所处的生活环境和所处的园区位置去考虑园区转型和园区开发的话是没有意义的,可以说你得不到提升,也得不到更大的收获。大家说“孟母三迁”,一定要让自己的孩子在更大范围内进行考量、进行研究、进行调查、进行比对,然后才能找到更好的途径。习主席最近去的湘西地区,我们正在打造全生态的总部基地,就是一定要跳出这个山区来规划山区。北京也是一样,北京并不仅仅是首都这样一个概念,现在全球经济一体化,北京绝对不仅仅是政治首都的概念,所以在首都的开发还是在上海的开发,你想为这个经济区或者产业园进行定位,那首先要跳出来。全球经济一体化了,我们要全球思维来考虑每一个小小的产品。

大同市白马城经济总公司    产业园区转型一定要考虑到这个产业园区是在什么样的时代、什么样的地域、什么样的人文条件下进行开发,那就是讲天时地利人和的问题。天时,我上次在峰会上,也是新华网的一些记者采访我,还有最近我在上海,建设部邀请我去对全国200家智慧城市的领导和国家规划设计院的院长,包括总设计师们,做一次授课,我就讲到我们首先要意识到我们是在一个什么样的时间段,我们有爷爷、奶奶的时间段,下面有子孙后代的时间段。我们自己是在那个时间段?首先要搞清楚。我们的经济模式的转型,大体上已经经过了五个阶段,从山顶洞人来讲,那时候是在生理阶段和劳动力阶段的跨越期。第三次聚集阶段是产品聚集,也就是变成一种市场经济,比如说我们很小的时候在北京看到,北京除了城墙以外就是农村,城市以内还有汽车修配厂、煤炭工厂等。第四个节就是现代化,特别是欧美国家、发达国家走大工业化、后工业化和大产业的聚集阶段,比如汽车城、钢铁城、飞机制造基地、大纺织城等。比如石家庄地区的纺织工业基地,这样的大基地、大产业聚集起来,那时候其实已经有了产业园区。就是现在很多农民兄弟变成工人、变成老板以后,其实他们在完成了一个转型,就是完成农业到工业的转型,现在自己很大,其实他们还是在工业化时代,还是在第四个阶段。但是各位,我们很多人都在首都生活学习,很多人出国,我们不能停留在这个阶段。所以产业园区这个概念在我脑子里一直不是很能接受的。为什么呢?因为我们人类已经不是在工业化后期或者仅仅是产业聚集的时代,我们已经到了第五个阶段,就是智能聚集的时代。咱们可以看看发达国家GDP的增长和财富的增长,比如说美国,GDP产值80%来自于什么呢?华尔街、金融街。金融街是金融,好莱坞是电影,凤凰城是,激光雷达导弹。这些不仅仅是某些产业,而是高端人才、高段智能的需求。比如中关村,50%都是IT工程。华尔街你看一看,像格林斯潘这样的人和你擦肩而过。西单金融街,100个人里面可能10个就是金融方面的专家。中关村有多少院校在那儿密集,像王选这样的社会精英人物太多了,是人才高端智能聚集,而不仅仅是产业的问题。

    像这种情况在发达国家,70%到80%给国家创造了财富。我们有这样的优势,40%、50%GDP是高端智能创造的财富。比如说798等,走的都是高端聚集模式,当然离好莱坞还有距离。智能聚集是创造人类财富最主要的动力,这一点已经在今天,不是说即将变为现实,而且已经成为现实,整个地球上的主要财富来自于智能,来自于思想,来自于活的人的思维。所以人的高端智能聚集构成了今天面对和我们子孙万代即将面对的后代,就是高端智能时代,高端智能聚集。所以这一点怎么和产业园区概念互相连接,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心里要明白。我们是从一个几千年的农业国刚刚跨入工业国家,但是我们跨入工业国家比发达国家晚了几百年,我们跨入工业产业大国的时候是工业化时代或者产业化时代的末期,但同时它又是智能化时代的初期。所以中国很有意思,我们农业产业这样一个大国,我们刚刚进入工业化、产业化时代,我们又要跟它告别了,我们又要离开它了。但是我们虽然落后了几百年,但是在智能化时代,我们又和发达国家、和一些发达经济体在同一条起跑线上,这就是给我们中国人的一次上帝恩赐,给我们的一次机会。我们现在很多智能的发现和发明不亚于这些发达国家,在很多方面甚至超越了这些国家,靠知识、靠头脑来创造财富,而不仅仅是靠某种产业来创造财富。

    再一个,产业园区现在既然已经做了,我们脱掉了农民的衣服,我们穿上了产业工人的衣服,我们开始产业园区建设,已经进入这个行业的,我们应该怎么办?我的意见就是既然已经做了产业园区,那就要实现产业园区的升级和转型越快越好。那产业园区怎么转型呢?就是往总部经济时代转型,往高端智能聚集转型,把产业聚集变成高端智能聚集。不管任何产业都是分级别的,一层一层像金字塔一样,最低端的就是我们的农民兄弟们,还有刚刚进入城市的农民工所从事的加工、制造、配送服务,这些是最低端的产业,现在国内很多产业园区还在这种状态,可以说大部分的产业园区还都是加工型、生产型的。前两天发生的爆炸就是产业低端形式下发生的叫人很悲摧。第二是管理层面。就是中端。刚才提到服务,比如人才服务、金融服务以及人才培训、物流服务,这部分是中端。我们还有一批产业园区正在往这个阶段提升,就是中端的产业园区,不再去生产大批的零件或者简单的配送,那些都给了周边地区了,这里只是组织一些中端人才的培训或者一些服务性的东西。但是它仍然不是我们所需求的。我觉得作为北京来说,作为上海来说,作为香港、深圳、广州这样的城市来说,不能把这个作为自己的方向,我们应该怎么办呢?我们应该要求产业链的高端部分,这才符合我们身在北京或者在上海这样的城市我们自己的身份。什么是高端呢?产业高段归纳起来就三个词组:一是创意。二是决策。三是组织指挥。这是构成产业链高端的三个基本要素。创意指的是什么?比如说王选研发出的激光排版,这是一种创意。比如说798的美术,创造一个新的流派,这是创意。比如说北大方正或者清华紫光研发的一些软件,别人没有,我们第一个开发出来的。袁隆平的水稻杂交,这是创意。这种别人没有的,而我们第一个在这个星球上把它想出来、做出来和推广出去,这是一个高端部分,这是我们所要追求的。

    二是决策。政策决策、金融决策、管理决策、营销决策、广告决策、推广决策、人才决策,这些决策是我们所追求的。比如说西单金融街,主要是在金融决策方面。我们知道中关村和金融街,光这两个产业园区,它给我们国家每年创造的税收已经达到11%—12%以上。

大同市白马城经济总公司    三是组织指挥。这个组织指挥就是总部、司令部在发号施令,怎么样把研发的服务推广到全国、全世界去。在这三个方面构成了我们总部经济高端智能时代产业园区的一个基本的内容和特色。如果我们这样去做的话,北京就可以和美国的华尔街、硅谷、好莱坞,英国的金融城、日本东京的新宿等在同一个起跑线上,就不仅仅是中国的首都,而是世界某个行业司令部的首都。我觉得我们在北京来说,我们不能仅仅是为北京人服务,为北京地区服务,最起码我们要为华北京津冀地区、环渤海地区服务,这是一个最小最小的一条线,才能对得起北京。其次我们要被亚洲、西太平洋地区服务,这是第二条线。第三线,我们要崛起,我们要成为世界最伟大、最优秀的国家,那我们要为全人类服务,我们现在很多研发已经超过了所有国家的水平,最近这样的消息很多,新华社也公布了很多这样令人振奋的消息。我觉得作为北京来说,作为上海来说,这些总部经济城市立脚点应该在这个位置上,为人类服务,为人类去创意,为人类去决策,为人类去组织和指挥,这样一个立脚点,我们的产业园区才能往上升级。就是产业园区怎么升级?就是产业链的高端环节,产业链高段环节的聚集。像舞龙时,每个环节是一个杆子顶起来的,产业链是很长很长,从研发到服务每个都有高端部分,我们把高端部分聚集起来,这个龙才能舞起来。

    前一段时间首钢让我去看燕郊等很多产业园区,我说你们是失败的,燕郊那么多产业进去、工厂进去,你们对得起北京这块地方吗?是的,你们确实进去了很多工厂,你们确实发财了,但是这个地方是什么地方?它不是河北,它也不是山西,也不是新疆,也不是西藏,它是北京。

    第二个问题,转型的问题。我们的产业园区还要做一个转型,就是不要搞成大杂烩。我在很多地方讲过,丰台总部基地我参与了它的创建,但是我认为它是不成功的,它只是总部经济的一个试验田,是一个不成功的试验田,现在不能把丰台总部经济作为总部经济的样板,这是错误的。很多经济学家都同意我这个观点,不把它看成是成功的范例,全国真正的总部基地的范例并不多。为什么呢?其中一个最根本的原因,它不是单一产业价值观,它是一个大杂烩。它应该像中关村一样,给国民经济带来上万亿的产值,但是它仅仅带来了一两千亿的产值。当然作为开发商来说他是发财了。但是作为我们,这样来考虑问题是错误的。因为它对任何一个行业没有拉动力量,它能像中关村那样对IT产业拉动吗?它能像金融街对金融产业拉动吗?它只是给丰台地区拉动了,只是给北京拉动了,难道这是我们的要求?我刚开始给他们讲也不是这样的。比如好莱坞,它是电影行业,它那里不能搞飞机制造。硅谷是搞IT产业的,不是让你搞画画的。西雅图是搞飞机的,不是让你去拍电影的。任何一个产业必须是单一的产业,这样才能成功,才能对行业起到引领作用。但是北京也好、中国也好,有多少这样的产业园区呢?你可以自己数一数。有几个不错,义乌不错,生活小商品聚集是世界第一,对生活日常用品的聚集能力起到了世界性的拉动作用,不光是对义乌县起到拉动作用,也不光是对中国老百姓起到服务,而是对世界起到服务。我们的一个钮扣就是世界级的钮扣,美国有些军徽都是由我们给生产的,都是在义乌。它是世界的,它对这个产业是一个引领。这是我们追求的。西雅图大飞机是世界的,不是美国的,但是我们丰台总部基地以及其他总部基地,有多少个总部基地或者产业园区对某个行业带来巨大贡献呢?拉动整个行业往前突飞猛进,有几个?所以一定要单一的。单一产业价值观凝聚在一起,比如毛泽东思想,凝聚在一起就能推翻旧世界,建立新中国,他就是单一的。不能单二、单三,两个思想非要打架不可。越单一、越纯粹、越符合真理越有力量。

大同市白马城经济总公司    从实际情况来看也是这样,比如一个产业园区,我们又生产皮鞋,又卖白菜,又搞印刷,又卖水果,这样一个产业园区互相之间的竞争是恶劣的竞争,争地皮、争工人,是恶劣的竞争。你这个地方生产皮鞋和那个地方生产皮鞋相隔十万八千里也是恶性竞争。但是把生产皮鞋的都在一个园区里,有的生产皮鞋,有的鞣皮,有的是做皮鞋包装,有的是给皮鞋进行广告,这样一个产业园区会形成一种良性竞争。什么叫良性竞争呢?就是你做皮鞋,我也做皮鞋,我们俩之间有一个知识溢出效应。你可以看看自己的亲人和孩子,他凡是到硅谷去或者华尔街去,或者到中关村去,用不了两三年就刮目相看。就是你的孩子已经变了,他在学校里学不到,他在这个地方学到了,这叫良性竞争。那在这个园区里,皮鞋会鞣的更柔软,鞋带会做的更加美妙,鞋的样子会更加出翘,鞋子包装你想都想不到,因此拉动整个皮鞋行业的发展。配套的东西那是例外的,比如食堂、买东西、电影院、银行,那是配套,关键就是皮鞋这个单一产业链,我们现在需要的是这种。

大同市白马城经济总公司     再下面还有要注意的问题……由于时间关系,我的发言先到这里。谢谢大家!

相关文章

热点新闻Top10

友情链接                                                                                          更多友情链接>>  申请>>

北京赛高都市环境照明规划设计有限公司 厦门通城建辉工贸有限公司 呼伦贝尔市泓驰汽车租赁有限公司 呼伦贝尔市泓驰汽车租赁有限公司 淮安锐能机械设备有限公司 南宁郑星电线电缆有限公司 中山市先声达机电设备有限公司 中山市东升镇裕脆水产贸易商行 佛山市顺德区伦教诚锐玻璃机械厂 长春衡纬光电有限公司 黄冈市文物局 邯郸市梵创贸易有限公司 大通八运驾驶员培训学校 西宁汽车摩托车驾驶员培训学校 厦门起翔进出口有限公司 深圳市环旅天下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 佛山市南海中信友兴模具有限公司 珠海市勇昊电子有限公司 酷视网络软件 上海瑞狐广告有限公司 北京黾勉斋工艺品商行 新都区南光康跃真空设备厂 滕州市官桥镇人民政府 珠海市和平拍卖有限公司 河北巨波科技有限公司 汇邦环保科技 直前号 上海福润家具有限公司 太原景腾达 佛山市南海区和顺大保发布厂 营口港物流网 青羊区向泰华技能培训服务部 郑州信德邦牧业科技有限公司 沈阳招聘 佛山计免之窗 深圳市中科智慧科技有限公司 江西禧圆动漫有限公司 广东唯杰律师事务所 深圳市龙腾高科电子有限公司 重庆澳达科技有限公司 ppnba直播吧飞飞CMS官网论道网洋创支付吧